浙江女加一开奖:[文心书阁]情深以南尽成欢小说目录 沈音程彦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18-07-07 20:32 来源:未知 作者:monsoon

短篇,精品好书《情深以南尽成欢》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,男女主角叫沈音程彦。情深以南尽成欢小说主要讲述结婚两年,他身边流连无数女人,只为了逼她离开。沈音不甘心,她蓄意勾引,令他沉沦,终日缠绵却抵不过心头白月光。她的归来令她婚姻岌岌可危,到底是就此退出,还是继续到底,绝地反击?…….……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,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!今天“文心书阁”小编为大家带来《情深以南尽成欢》小说在线阅读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!

浙江6+1网址 www.sqah7.cn

 

情深以南尽成欢

 

《情深以南尽成欢 》文心书阁书号:3821

 

微信搜索公众号:文心书阁 或 wenxinshuge ,关注文心书阁后,发送 3821 获取小说全部章节

 
第1章:撞破
“嗯!”
 
销魂蚀骨的声音,带着女人特有的魅惑与风情,从前端半掩的房门传出。
 
沈音站在门外,看着虚掩的门,脸上没有半点情绪,但捏着手提包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,泄露了她的情绪。
 
“太太……这……”
 
一旁的助理有些尴尬的开口,沈音抬手打断,挡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 
过了一会儿,里面的声音渐渐平复,沈音才挺直背脊,一脸淡然的走上前去,推开了那扇半遮掩的门。
 
意料之中的香艳画面没有映入眼帘,却也足够令人遐想。
 
女人一脸媚态,脸颊泛红趴在男人怀里,锁骨上有明显的唇印,凌乱的发丝,还未来得及扣好的衣领,露出底下大片春光。
 
黑色丝袜被撕破,就这么挂在腿上,可见刚才战况激烈。
 
“程太太。”
 
女人见到沈音,不慌不忙从程彦怀里起来,还故意用手撩了一下头发,好露出脖子上那些暧昧的痕迹。
 
沈音收回视线,看着那个始终挂着淡然笑容的男人,他丝毫没有被捉奸撞破的尴尬,悠闲点燃一根烟,夹在指缝间燃烧。
 
弥漫的雾气将他英俊的脸庞笼罩起来,沈音走过去,从手提包里将一份文件抽出来,啪嗒一声放到桌上。
 
“是这个吗?”
 
程彦只看了一眼,略勾了下唇,指着旁边的女人说:“你念给我听听。”
 
女人挑衅的看了一眼沈音,眼底闪过得意,碍着程彦坐下来,将整个丰满的胸脯都压在了他手臂上。
 
暧昧的空气里,沈音这个正牌妻子,成了摆设。
 
这是第几个了?
 
沈音数不清,他身边的女人,换得比衣服还勤,敢正面跟她对着干,挑衅她的,只有今天这个不识趣的秘书。
 
她淡然的脸色在杨思故意咬上程彦薄唇那一刻爆发了。
 
沈音抬起眼帘,对身旁程彦的助理说:“叫财务部给她结算工资。”
 
杨思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,手还缠在程彦脖子上,咬着唇问:“你……凭什么?”
 
沈音冷冷勾起唇:“凭我是他的老婆,是这家公司第二大股东。”
 
杨思眼睛瞬间红了,楚楚可怜的看着程彦,那模样,是个男人都无法拒绝产生?;さ某宥?。
 
程彦却没有安慰她,只是出人意料的整理着身上的衬衫,慢条斯理将烟头掐灭,这才淡淡转过头来看了沈音一眼:“今天,是来宣誓主权吗?”
 
程彦长得十分好看,高大英俊,与生俱来的气场让他即便站在人群中,也令人无法忽视。
 
沈音看了他一眼,不紧不慢的说:“这里是公司,跟秘书传出这种事影响不好,程总哪怕喜欢,也别公私不分,什么人都带到办公室乱搞。”
 
“沈音,那你是什么意思呢?”
 
“马上让她滚。”
 
“好。”
 
出人意料,程彦居然淡笑着点头。
 
下一刻,他转身对助理吩咐:“带小杨去办离职手续,顺便收拾一下锦绣花园那套房子。”而后他看向杨思:“从今天开始,不用上班了,我养着你。”
 
杨思的脸色一下子转为欣喜,能被程彦养着,还这么辛苦上班做什么?
 
这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好事,光是那副皮囊,就让不少女人前赴后继,别说他出手大方,身份尊贵。
 
“现在,你满意了吗”程彦看着沈音,眼底翻涌着嘲讽。
 
沈音努力维持平静:“随便你。”
 
程彦皱起眉头,阴鸷一闪而逝:“我倒要看看,你能忍到什么时候。”他自己也不承认,容忍这些女人人逢场作戏,是为了逼沈音。
 
沈音看也不看一眼,转身离开。
 
走到门口,她听见杨思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你今晚……会过来吗?”
 
程彦说:“当然,记得洗干净等我。”
 
办公室的门被重重合上,麻木不堪的心再次隐隐犯疼。
 
沈音走出大夏,看着头顶刺眼的阳光,只觉得浑身都在发冷。
 
 
第2章:怀孕了
“我怀孕了。”
 
记不清这是第几个找上门来的女人了。
 
结婚两年,她已经对处理此事得心应手,从一开始的伤心绝望不可置信到如今冷漠淡然,一切都得感谢她的丈夫。
 
是他让自己发现,原来她也可以微笑着容忍这些女人游走在他身边。
 
“几个月了?”
 
沈音端起面前的咖啡,淡淡抿了一口。
 
对面的女人似乎有些惊讶她的反应,片刻后,还是低声回答:“刚检查出来,一个多月吧。”
 
“哦,我怎么知道孩子是谁的。”
 
“是你丈夫的。”她迫不及待开口。
 
沈音仍旧维持着淡笑,慢慢放下了手里的咖啡,抬起眼帘看着面前紧咬着唇瓣的女人,没什么特色,虽然漂亮,却也不是惊为天人。
 
程彦的眼光,还是一如既往,来者不拒。
 
“准备什么时候去医院?”
 
“什么?”女人惊讶的看着沈音。
 
沈音笑了笑:“不然……你想生下来?”
 
“当然,这可是程彦的骨肉。”
 
沈音唇边笑容更深,带着不可察觉的嘲讽:“你知道自己是第几个说这句话的女人了吗?”
 
不等她回答,沈音自顾自解释:“我不管孩子是谁的,别来找我麻烦,你想上位,自己去找程彦,他若是肯为了你跟我离婚,那也是你的本事,不过我也要提醒一句,你不是第一个怀孕的女人,也不是最后一个,但为什么现在他都没孩子呢?”
 
“你休想骗我。”女人声音有些颤抖。
 
“呵!”沈音说:“下次别再用这种无聊的理由来约我了,身为程彦的夫人,我可是很忙的。”
 
一个小时候,沈音接到了助理电话。
 
那个小模特根本就没有怀孕,只是想逼她离婚而已。
 
一模一样的把戏,自作聪明的女人。
 
论起手段,谁能比得上她的丈夫?
 
将这么多女人玩弄在鼓掌中,全世界都知道程彦不爱她,却因为某个原因娶她,哪怕这样,依旧有人不知死活,前赴后继想要坐上程太太的位置。
 
程氏集团总裁夫人,这一切真是她想要的吗?
 
沈音看着手里泛黄的照片,已经分不清麻木不堪的心在坚持什么了。
 
她爱程彦,可他厌恶她,甚至厌恶到结婚两年从不肯碰她一下,终日流连在不同女人身边,每日都有关于他跟其他女人暧昧的新闻流出。
 
所有人都在看她笑话,沈音为了得到他的心,忍过来了。
 
可现在,她觉得累了,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做,才能让他有丝毫在乎自己,事实很残忍,大概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。
 
“太太,已经好了。”
 
沈音看着镜子里精致的妆容,微微点头,优雅站了起来。
 
门外,早已经停着一辆低调奢华的豪车。
 
她撩起裙摆,坐进去的时候手机响了。
 
沈音看了一眼来电,接了起来。
 
“小音,离婚吧,别跟他纠缠了,你不知道程彦多过分,今天是什么日子,他居然带了那个野模特过来耀武扬威,将你放在什么位置了?这不是明摆着让人笑话你吗?”
 
“你等下要是来了,被记者拍到还要不要做人?我真想打死他。”
 
“小音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”
 
“嗯,听着。”
 
“你到哪里了?”
 
沈音看了看两旁建筑,报了一个名字。
 
“算了,我也拦不住你。”
 
愤怒的声音还在继续,沈音看着车窗外飞速掠过的灯影,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煎熬。
 
 
第3章:羞辱
觥筹交错,衣香鬓影。
 
今晚的场合,程家老爷子七十大寿,沈音本该与程彦一同携手出席,然而并没有,沈音打电话询问的时候,程彦冷冷拒绝她了。
 
他说,不屑跟她出现在同一个版面上。
 
那一刻,沈音死心了。
 
可她没想到,程彦对她的厌恶,远不止此。
 
刚出现,就有无数目光落在她身上,或嘲讽,或探究,或怜悯。
 
罪魁祸首就站在不远处,挽着最近很火的一个小明星在姿态亲密的调情。
 
只见他靠过去,俯身在那个小明星耳侧说悄悄话,两人时不时相视而笑,完全对她这个正牌夫人视若无睹。
 
她不在意旁人的嘲笑与讽刺,唯独无法忍受程彦的厌恶。
 
平日里他传再多的绯闻,都不曾有今晚过分,这是他们程家长辈的寿宴,他居然公然与其他女人调情,大庭广众之下的羞辱,她到底算什么?
 
这一刻,沈音听见自己的心碎成了无数片,她不知道自己过了今晚之后,还有没有力气坚持继续爱他。
 
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逃离那些目光的,当她俯身在洗手台边上,用冷水拍打着脸颊那一刻,她就发现自己输了。
 
曾发誓要让程彦爱上她,她……没能做到。
 
十年,她已经不年轻了。
 
“我早说过,程太太的位置是我的,今晚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 
刚才跟程彦调情的女人出现在身后,眼里闪动着得意的光芒,她看着镜子里的沈音,张开了手指:“看见了吗?这是他送我的戒指,他说,你们的婚姻只剩下最后半年了,到时候,会让你彻底从程家滚出来。”
 
沈音没有说话,眼睛被那颗硕大的钻石刺得生疼。
 
女人似乎很享受胜利的快感,忍不住又说了几句:“你何必呢?他根本不爱你,还不如痛快拿了钱离婚,被人践踏的滋味不好过吧?”
 
沈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,连日来所有事情的刺激在今晚达到鼎盛,她觉得继续在这个地方呆下去,一定会爆发,到时候姿态难看的人还是自己。
 
她想狼狈逃离,却撞上了一个温热怀抱。
 
“不好意思。”
 
沈音急于道歉,看也不看那人匆匆逃走,却被他抓住手腕,扯了回来。
 
她险些怒骂,抬头却迎上了熟悉陌生的脸庞。
 
“小音,这么急着去哪里?”
 
沈音挣扎着:“你先松开好吗?”
 
应辰将她的手抓得更紧:“你脸色不好,是不舒服吗?”
 
“不用你管。”沈音甩开她,声音里透出慌乱。
 
应辰又上前按住她肩膀,沈音站立不稳,往后栽倒在他怀中,这一幕,刚好被路过的程彦看个正着。
 
只听见一声嗤笑,沈音顺着声音看过去,连挣扎都忘记了。
 
她此刻跟应辰的姿势,维持在一个相对暧昧的角度,而程彦,怀里搂着刚才朝自己耀武扬威的女人,眼神阴鸷,嘲讽与厌恶并存。
 
沈音来不及做出反应,程彦已经搂着女人转身走了。
 
应辰看着程彦消失的方向,重新打量沈音:“没想到,你还是这么没长进,认输了吗?”
 
“放手。”
 
沈音冷喝一声,推开应辰,眼神死死瞪着他。
 
应辰嗤笑,双手插入兜里,望着沈音,眼里神色难辨,过了片刻,他才说:“不到黄河心不死,沈音,你当初说要跟他结婚,还发誓让他爱上你,现在两年过去,我回来了,要收回当初的话吗?”
 
 
第4章:记得洗干净
沈音以为两年的婚姻足以改变一切,却没想到程彦的心是捂不热的石头。
 
她用了足足五年去追随他,从最初的置之不理到冷漠以对,情况唯有更糟糕,始终没能让他多看自己一眼,结婚到现在,他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,从来都不屑碰她一下。
 
今天是程家最重要的日子,他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她,明天传出来的话,也不知道有多难听。
 
“咔哒!”
 
漆黑的客厅传来动静,沈音看过去,大灯突然被打开,明亮的光线让她不自觉眯起眼。
 
程彦醉醺醺的,扶着墙一步步走过来,眼神里是漫不经心的嘲讽。
 
他在沈音旁边坐了下来,蹬掉脚上的皮鞋,整个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。
 
“给我倒杯水。”
 
沈音想过去扶他一把,闻言又转身去厨房倒水。
 
“给!”
 
程彦没接,只是低低笑了几声:“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吗?也不甘寂寞了吧?”
 
沈音咬了咬唇,将水杯放下来。
 
程彦见状,一甩手拍翻,热水四溅,落在了鞋面上。
 
“沈音,你犯贱也该有个限度,别忘记你现在名义上可是我的女人,可你居然当我面跟应辰拉拉扯扯,是不是后悔当初没嫁给他,现在旧情复燃呢、”
 
“程彦,我没你这么无耻。”
 
“沈音,我从一开始就告诉过你,别跟我结婚,是你死不要脸缠着,还威胁我,现在如你所愿,怎么还不甘心了呢?还是说……你想要的,就不止是这些呢?”
 
程彦突然朝沈音扑过来,捏着她的脸狠狠警告:“我告诉你,别以为应辰是什么好东西,你既然当了程太太,这份罪,就该自己受着。”
 
沈音忍着剧痛,眼眶里是强忍的泪水。
 
她不能低头,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认输,程彦在逼她,逼她妥协,逼她主动离婚,凭什么?她用了五年的时间去等,不甘心,她不甘心就这么输了。
 
“至于我外面有多少女人,那都跟你没关系,可你如果想出轨,就马上给我从程家滚出去。”
 
程彦松开了她,沈音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,眼泪砸下来,麻木不堪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。
 
嘀嘀嘀!
 
程彦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 
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,他阴鸷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温柔,隔着手机跟对方调情:“宝贝,睡不着是在想我吗?”
 
“当然了,你什么时候过来看我啊。”
 
“现在就来好不好?”
 
“真的吗?”
 
“当然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,记得洗干净点。”
 
程彦挂了电话,站起身抓过外套,转身准备出门。
 
“不准去。”
 
沈音突然站起来,抓着他手臂。
 
程彦转过身来,嗤笑一声:“沈音,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”
 
沈音咽了咽口水,压着颤抖的声音:“我当然知道,程彦,这两年我一直容忍你,不代表我没有脾气,今晚,不准你去见那个女人。”
 
程彦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,过了一会儿,目光灼灼盯着沈音的脸,他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,她很漂亮,作为程太太,带出去让他足够有面子。
 
可别人不会知道,这个女人有多卑鄙。
 
他厌恶她,瞧不上她,这样的女人,只配活在阴暗中,不配享受他的宠爱。
 
“不准我去见其他女人,你是要用自己的身体来满足我吗?”程彦挑起她的下巴,语气轻佻,带着几分不屑与嘲讽。
 
沈音深吸一口气,缓缓动手解开了扣子。
 
一颗,两颗……
 
直到最后一颗,程彦也没喊停。
 
她脱掉衬衫,露出了胸口的饱满,在内衣的包裹下,呼之欲出。
 
程彦眼神渐渐变得幽深,喉结上下滚动,呼吸开始不受控制变得急促,浑身血液,都在刹那间涌向下腹,他伸出手,捏着沈音的脖子,力道大得令她皱眉。
 
 
第5章:满足你
“我再问一次,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 
“知道,用身体满足你。”
 
沈音迎上他跳动着火焰的黑眸,声音平静。
 
“操,你他妈在挑战老子的底线。”程彦一把将她推倒在沙发上,开始动手解领带,声音急躁怒吼:“沈音,记住你的话,是你求老子的,既然你这么欠操,我今晚就满足你。”
 
话落,她的内衣被扯开,身体陷入柔软的沙发里,紧接着,程彦强壮的身躯压过来,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,没有任何前奏,也没有温柔,就这么掐着她的腰挺了进去。
 
这一刻,程彦眼中闪过惊愕,他没想到,这个女人居然是第一次,他以为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了,真是令人惊讶。
 
这样的结果并没有让他怜惜沈音,他动作仍旧粗鲁,没有给予任何温柔,就这么生生撞入最深处。
 
剧烈的刺痛传来,沈音死皱着眉头,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背,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道痕迹。
 
他的冲撞毫不怜惜,每一下都像是利刃捅过,下唇咬出血来,沈音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 
程彦看着身下脸色苍白依旧在忍受的女人,更激发了内心的恼怒,双手掐着她的柔软,在掌心里挤压出各种形状,很快,她的胸口布满了各种青紫痕迹。
 
这个过程很漫长,很痛,沈音却不后悔,她凑过去,双手勾住程彦的脖子,将唇印了上去。
 
程彦厌恶的将她甩开了,他草草结束动作,释放自己后,仿佛她是什么脏东西一般,一把将人推开,破布娃娃一般任由她躺在沙发上。
 
沈音被折磨得浑身疼痛不堪,因为他这个动作,再次心如刀割。
 
程彦点燃一根烟,坐在旁边看着她,语气鄙夷:“满意了吗?这是你要的结果吗?”
 
沈音忍着酸痛,慢慢捡起地上的衣服,一件一件往身上套。
 
程彦嗤笑:“怎么?刚爽完就不认账?不是你说今晚要取悦我吗?刚才反应跟死鱼一样,我对奸shi没有兴趣,你连个妓nv都不如,她们好歹知道怎么让我爽。”
 
沈音闻言,停住穿衣服的动作,就这么走过来,跨坐在他腿上,手缠上了他的脖子,没有给程彦反应的机会,直接咬住他喉结,舔抵亲吻。
 
她没有经验,只能学着电视里的那样,用自己仅有的意识去取悦这个男人。
 
她甚至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这么犯贱。
 
在他眼中,她是不择手段,用心险恶的女人,为什么她还不死心。
 
为什么要这么不计代价糟蹋自己?
 
因为爱吗?
 
沈音的动作来得突然,程彦根本来不及反应,身体的火热已经被挑起,他看着这个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,美艳到极致,此刻更是性感妖娆,是男人都无法拒绝,他却一直放任在身边这么多年没碰过。
 
若不是今晚心血来潮,他还不知道,她竟然有这样的一面。
 
突然想到她以后也许会躺在其他男人身下的画面,愤怒猛然而至,甚至胸腔内都能感到那股无名的怒火以及来得措手不及的占有欲。
 
程彦反客为主,将她重新压倒在柔软的地毯上,开始了新一轮的侵占。
 
这一次他没有再避开她的亲吻,而是反复的纠缠,掠夺,将她整个身体由里到外,都染上了自己的气息。
 
沈音终于体会到极致的沉沦,她在他身下绽放,颤抖,最终归于平静,一切都像是在做梦。
 
程彦吻她了,也能清楚感受到他跟自己融为一体,唯一的遗憾,他还不爱她。
 
未完待续...
 
关注“文心书阁”微信公众号:wenxinshuge,微信回复书号:3821,获取更多后续章节。
 
文心书阁,原创精品小说平台,用微信看小说,即点即看。
 
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,送50阅读币,可免费阅读1-2章哦~!
 
文心书阁小说官网://www.wenxinshuge.com


Tag:
上一篇:浙江6+1网址
下一篇:没有了

小说、漫画、游戏全都有
  • 认监委:电脑游戏机等19种产品不再实施3C认证 2018-12-19
  • 介休“厕所革命”助力美丽乡村建设 2018-12-18
  • 忻州市两名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2018-12-17
  • 王子文再登封面 黑白光影间酷女孩玩转高级时尚 2018-12-17
  • “超级海绵”从沙漠空气中“吸出”水--旅游频道 2018-12-16
  • 财政部:前5月全国财政支出82695亿元 科技支出增幅最大 2018-12-15
  • 南方都市报手机客户端·奥一网 2018-12-14
  • 青海:52个客运站卫生间将全面改造 2018-12-14
  • 尽力打好每一场球(奥运大点兵·男篮)  2018-12-12
  • 房奴!房奴!亚历山大幸福吗? 2018-12-12
  • 组图:高考迎来“00后” 北京6万余名考生走进考场 2018-12-10
  • 2015-2017年儒学研究十大热点发布 2018-12-09
  • 习酒·我的大学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案例奖 2018-12-09
  •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,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,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,这才真是“蚍蜉撼树也”! 2018-12-08
  • 女子为维系恋情 抱走别人的孩子谎称与男友亲生 2018-12-07
  • 686| 585| 38| 46| 246| 518| 686| 885| 787| 513|